Sitemap: http://www.win2code.com/sitemap.xml

新星出版社

www.win2code.com

新星動(dòng)態(tài)

首頁(yè) > 新星動(dòng)態(tài)

雙城的救贖與冥想

2013-04-23 11:03:15   來(lái)源:晶報 遆存磊
    此書(shū)的奇特之處,不僅在于其書(shū)名,還有它別致的結構。整本書(shū)由兩部分構成,卻不具備常見(jiàn)的連貫性,情節無(wú)聯(lián)系,發(fā)生的空間一在威尼斯,一在瓦拉納西,故事主人公亦無(wú)法確認是同一人,因為頭一個(gè)故事采用全知視角敘事,主角為杰夫瑞·阿拉曼,后一故事限制視角,主角為“我”,并未透露名字。英國作家杰夫·戴爾敢如此做,顯然不是無(wú)知蒙事,而是對于小說(shuō)藝術(shù)的技高人膽大,他貫穿起兩半情節無(wú)關(guān)的作品,依憑的是彌漫于小說(shuō)中的情緒之一致性,主題的微妙關(guān)聯(lián)。在精神層面的巧妙連通,彌合了小說(shuō)結構上故意示人的裂痕與罅隙。

    兩個(gè)故事亦并非全無(wú)共同點(diǎn),起碼其主角的職業(yè)都是自由撰稿人,以為媒體寫(xiě)作為生。“杰夫在威尼斯”,即杰夫瑞·阿拉曼受某雜志之約,去威尼斯參加藝術(shù)雙年展;“死亡在瓦拉納西”,“我”為一報紙所托,前往印度瓦拉納西去寫(xiě)一篇旅游文章。至于之后發(fā)生的故事,雖說(shuō)大相徑庭,不過(guò)卻傳達出某種相似的況味,即無(wú)處可依的虛無(wú)感,有著(zhù)萬(wàn)般思緒,一旦著(zhù)手實(shí)踐,頓時(shí)現出無(wú)力與無(wú)能。

    杰夫瑞·阿拉曼在威尼斯遇見(jiàn)了心儀的女孩勞拉,愛(ài)于是成了他在這座城市的救贖之旅。阿拉曼一反平日的懶散、無(wú)所事事,抖擻了起來(lái),全神貫注于與勞拉的相約、調情、浪漫之夜,他們穿梭于威尼斯的藝術(shù)展以及大大小小的派對、聚會(huì ),看著(zhù)力圖標新立異的藝術(shù)作品,聽(tīng)著(zhù)各式不咸不淡的言論,這次意外的艷遇似乎成為威尼斯之行的定心針。阿拉曼幻想抓住這次愛(ài),因為對于他而言這意味著(zhù)精神的救贖,不過(guò)美好的事物總是難以持久。雙年展結束,威尼斯的饗宴也到了終了的時(shí)候,眾人紛紛散去,包括勞拉,阿拉曼也陷入了空寂與虛無(wú)。

    而“我”在瓦拉納西的故事,情節性之淡幾乎可以稱(chēng)為一篇游歷散記,徐徐而來(lái),張眼觀(guān)望,諸多思緒,所在皆是。“我”顯然算得上入鄉隨俗者,一個(gè)西方人到了東方的印度,漸漸認知與認同了這個(gè)陌生國度的文化與習俗,但這種認同并非主體性極強的認同,這是一個(gè)“失魂落魄的人”,他在原有生活中似乎已空心化,因之身不由己地為另一文化所“化”。以至最終“我”有了藏身于袋鼠袋中的詭異幻覺(jué),“我爬上口袋溫暖的邊緣很容易,就像爬上一堵短墻。我聽(tīng)著(zhù)加奴納的詠唱,身體前傾,放開(kāi),傾靠在空無(wú)之上。”

    不管是“我”還是阿拉曼,共有的舉動(dòng)就是冥想,連篇累牘、無(wú)止無(wú)休,他們并不是不想進(jìn)一步,而是喪失了踐行的能力,頭腦的紛紛擾擾大約已代替了一切,想過(guò),等于已經(jīng)做過(guò),自欺欺人也自得其樂(lè )。他們的焦慮只停留在紙面或思維中,即使有落實(shí)的機會(huì ),亦瞻前顧后,終究有意無(wú)意地錯失時(shí)機,讓時(shí)光白白流失。

    救贖是一個(gè)美好的字眼,阿拉曼和“我”都曾經(jīng)面對之,但終竟無(wú)法把握或慢慢偏離了方向。當所冀望的終變?yōu)殓R花水月時(shí),一面難掩失望、惆悵,另一面迅速地為自己開(kāi)脫。即使救贖好像伸手可及,自己也義無(wú)反顧,但豈知那只是一種幻覺(jué),不過(guò)是陷入了冥想的混亂與瘋狂。

    如此揭示現代人的某種病癥,其實(shí)是作者的狡黠之處,因為他寫(xiě)的是關(guān)于他的同類(lèi)的小說(shuō),一切描寫(xiě)都是其觀(guān)察與體味所得,包含著(zhù)自省與自嘲,那種空無(wú)、那種虛幻,以及焦慮與軟弱,都有幽微如是的真實(shí)與真誠意味在。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