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win2code.com/sitemap.xml

新星出版社

www.win2code.com

新星動(dòng)態(tài)

首頁(yè) > 新星動(dòng)態(tài)

黑暗之中有光,只是我們看不見(jiàn)

2013-11-18 16:18:15   來(lái)源:
 正常人和自閉癥患者之間的距離有多遠?

 

桌子上放著(zhù)鬧鐘,我看它一眼,知道了時(shí)間。

自閉癥患者可能看到了時(shí)針和分針在交錯環(huán)繞,糾結成為龐大的迷宮,又或者滴滴答答的聲音變成了交響,勝過(guò)了貝多芬和勃拉姆斯。

事實(shí)是什么?我不知道。

我熱愛(ài)讀書(shū),拿到心心念念的書(shū)總會(huì )愛(ài)不釋手。

自閉癥患者可能也愛(ài)書(shū),但他可能是為了要把書(shū)一頁(yè)一頁(yè)地撕掉,或者扯爛,或者吃進(jìn)肚里。

為什么?我不知道。

我不擅長(cháng)畫(huà)畫(huà),畫(huà)出來(lái)的蘋(píng)果像梨,梨像香蕉,香蕉像灌了水的氣球。

自閉癥患者卻可以坐在飛機上俯視大地,驚鴻一瞥之后原樣畫(huà)出,連比例都和實(shí)物幾乎分毫不差。

怎么做到的?我不知道。

這就是正常人和自閉癥患者之間的距離。

我永遠無(wú)法理解他們,因為我永遠不能變成他們。

看過(guò)《雨人》覺(jué)得雷蒙牛逼的,大有人在。好好哦,我也想有那樣過(guò)目不忘的能力。

看過(guò)《亞當》覺(jué)得有患有自閉癥很帥的,大有人在。好好哦,我也想有這樣才華橫溢的男朋友。

嘴上說(shuō)說(shuō)是件很容易的事情。因為我們不了解真相背后的辛酸。

你總是在報紙上、電影中或者小說(shuō)里看到一些奇跡:有些自閉癥患者有著(zhù)驚人的記憶力,所有看過(guò)的東西都能倒背如流。有些自閉癥患者有著(zhù)驚人的創(chuàng )造力,畫(huà)出的作品舉世無(wú)雙。有些自閉癥患者能第一次碰鋼琴就彈出整部《貝隆夫人》音樂(lè )劇。

好好哦,他是個(gè)天才。

這樣的評價(jià),有可能才是最殘忍的。因為你不知道這些天才可能連普通生活都無(wú)法自己打理。而大多數的自閉癥患者,可能每天都要重復上百遍儀式性的動(dòng)作而不自知;可能永遠不會(huì )回應父母的擁抱;他們不會(huì )與人分享快樂(lè ),也不會(huì )在難過(guò)悲傷的時(shí)候尋求安慰。

而對于普通人,他們永遠只是一個(gè)特殊的群體。你贊嘆一番或者悲天憫人之后,轉頭就可以繼續過(guò)自己的日子。

高姿態(tài),常常因為事不關(guān)己,因為自己不是被同情的那一方。

正常人和自閉癥患者之間的距離有多遠?

我不知道。

伊麗莎白穆恩問(wèn)出了同樣的問(wèn)題:為什么黑暗的速度總是快于光的速度?

這個(gè)曾服役于美國海軍陸戰隊,擁有萊斯大學(xué)歷史學(xué)士與德州大學(xué)生物學(xué)士學(xué)位的女人總是精力充沛。她熱愛(ài)生活,她攝影、遠足、游泳、參加合唱團……

我在想,這樣的人怎么能以自閉癥者的視角寫(xiě)出一部小說(shuō)?直到知道了她的兒子Michael就是個(gè)自閉癥患者我才恍然大悟。

她也一定想知道,正常人和自閉癥患者之間的距離有多遠。

她筆下的羅爾聰明絕頂,他有一份自己熱愛(ài)的事業(yè),和一個(gè)想守護的人。他有一個(gè)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沒(méi)有的品質(zhì):對所有事物都心存善念。

不過(guò)這些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他是個(gè)自閉癥患者。而這個(gè)標簽掩蓋了他其他所有的優(yōu)勢和品質(zhì)。

人們對待他小心翼翼,就如同他也小心翼翼地對待人們。

人們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,所以他越發(fā)覺(jué)得自己不正常。

羅爾決定變成一個(gè)正常人。

做完手術(shù)的他似乎笑的很開(kāi)心,好像也還能記起來(lái)自己從前的夢(mèng)想,可是他忘記了自己心愛(ài)的姑娘。

我真正想說(shuō)的是黑暗的速度和光的速度一樣有趣,也許黑暗的速度更快,這又有誰(shuí)會(huì )知道呢?

未知比已知先到一步,未來(lái)比當下先走一步,從這個(gè)時(shí)刻開(kāi)始,過(guò)去和未來(lái)的本質(zhì)是一樣的,只是方向不同,但我將朝未來(lái)前進(jìn),而非重返過(guò)去。當我來(lái)到未來(lái),光的速度和黑暗的速度將再也沒(méi)有差別。

想變成正常人,是羅爾自己做出的決定。停滯不前注定只能是倒退,所以不管結果如何,羅爾決定做出改變。他開(kāi)始懂得黑暗的速度并不一定要超過(guò)光明。

正常人和自閉癥患者之間可能永遠無(wú)法互相了解,但我們的距離可能近在咫尺,因為我們總能分享同一片黑暗。

 

在醫藥公司供職的自閉癥患者羅爾,除了被貼上自閉癥的標簽以外,他與正常人一樣,經(jīng)濟獨立,有關(guān)心他的朋友,也有心儀的女人。但他卻總被所謂的正常人誤解,認為他是病態(tài)而又不正常的人。新來(lái)的公司主管更是脅迫他與自閉癥同事們接受實(shí)驗治療,以使他們成為正常人。雖然新主管的 計劃最終被阻止,但羅爾卻對接受治療一事產(chǎn)生了動(dòng)搖,他自幼便被教導要接受現在的自己,但卻不被周?chē)娜怂邮埽撬嬖诘囊饬x究竟是什么?面對改變,他又會(huì )如何抉擇?

有時(shí)候,編輯的心里話(huà)勝過(guò)一切的推薦。那么,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《黑暗的速度》編者手記吧。因為,你也值得收藏一本讓你地鐵坐過(guò)站的好書(shū)。

首先封面漂亮的一塌糊涂,感謝孫十七的精美原畫(huà)。其次盧永山老師的譯本質(zhì)量甚佳,好的譯本不管是在臺灣還是大陸,都是通用的。最后還要感謝作者的完美創(chuàng )作,這是一本在這樣一個(gè)喧囂年代里,難得讓人沉浸深思的科幻佳作。 

關(guān)于策劃這本書(shū),還要提個(gè)小故事。應該去年10月份吧,從光磊那邊拿到了臺版的樣書(shū)。正值下班,我就順手帶書(shū)回家。從公司到家要繞半個(gè)2號線(xiàn),大概半小時(shí)的樣子,原本打算趁這段時(shí)間隨便翻看幾頁(yè),找找賣(mài)點(diǎn)什么的,反正腦子里都是些比較功利的想法吧,但接下來(lái),發(fā)生了一件讓我到現在一直記憶猶新的事情。 

書(shū)很平淡,只是在敘述一個(gè)自閉者患者簡(jiǎn)單而獨特的日常:他是怎樣工作的;他是如何戀愛(ài)的;他對這個(gè)世界有著(zhù)怎樣的不解,而這個(gè)世界又對他的怪異報以怎樣的歧視。沒(méi)有拯救世界于水火的超能力主角,沒(méi)有橫跨數億光年的宏偉宇宙戰爭,沒(méi)有對人類(lèi)未來(lái)的深刻預言...對于一個(gè)期望燃起對未來(lái)、對星空無(wú)限遐想的科幻迷而言,這本書(shū)里什么都沒(méi)有,有的只是一個(gè)被人們視為異類(lèi)傻子的自閉癥患者羅爾,和他簡(jiǎn)簡(jiǎn)單單的一段人生。但在穆恩深刻內斂的筆調之下,每一個(gè)文字似乎都帶上了不可思議的魔力,讓我在喧囂地鐵上沉浸在書(shū)里無(wú)法自拔。猛一抬頭,發(fā)現已經(jīng)坐過(guò)個(gè)兩站,好吧,索性坐一圈兒吧,現在的我,還不想從羅爾的世界里出來(lái)。然后,再次抬頭的時(shí)候,我不禁露出一絲苦笑——又坐過(guò)站了......就這樣,在北京二環(huán)地下晃蕩了兩圈兒之后,因為肚子的抗議,我才走出地鐵站。 

回顧自己的閱讀經(jīng)歷,曾經(jīng)有三次,書(shū)的魔力讓我徹底陷入無(wú)我的狀態(tài)。第一次是在看小波的《紅拂夜奔》。第二次是在看倫敦的《野性的呼喚》。最近一次,就是《黑暗的速度》。我不敢說(shuō)這書(shū)一本如何出眾的小說(shuō),也不敢肯定所有的讀者都和我一樣,能深深沉浸其中。但有一點(diǎn)我敢肯定,這是一本能讓你陷入寧靜,不斷反思何為自我的作品。 

作編輯兩年有余,看書(shū)卻不見(jiàn)得比以前要多,而且很多時(shí)候,這個(gè)行業(yè)會(huì )逼迫你去考慮書(shū)能不能賣(mài)?怎么賣(mài)?這些功利的問(wèn)題。動(dòng)機不純,讀書(shū)的心態(tài)自然也大不一樣。但這本淡淡的、單純的小說(shuō),卻能如春雨般悄悄浸潤進(jìn)我內心深處,在周?chē)黄鷩讨校瑤Ыo我平靜的喜悅,縱然短暫,卻彌足珍貴。 

希望讀到這本書(shū)的你,也能獲得和我一樣的愉悅體驗。

/賈驥



?